寻找最舒适的地方 ——王金岭答《文化艺术报》记者问

寻找最舒适的地方 ——王金岭答《文化艺术报》记者问:(2017-11-02)
1、中国画中,最美之品是花鸟。是什么原因使您走入花鸟画创作领域的?
答:花鸟画似乎与书法的舞、玩、构架更接近。受形的束缚(相对于山水、人物来说)更小,更能抒写胸中的逸趣。或者说更注重形式美的表现。说来也奇怪,越是远离形似的花鸟画却能更真切地表达作者的思想,“远看草色近却无”,形散却神全。
我喜欢能舞起来的艺术,能虚起来的作品,花鸟画的素材抬头不见低头见。然而,我佩服的是儿戏之中却包含了深深的哲理,看似容易却艰辛地得来。更佩服那些我不可企及的前贤们的奇思妙想。把玩时常使我赞叹不已!

6401.jpg
2、对您的创作来说,写生和临摹的关系应如何处理才最妥当?
答:写生是写物象具有生机的那一部分。最独特最具活力的东西往往又是避开常人的关注点的,独具慧眼,选择一个不俗的角度展现给读者,令人耳目一新,这是写生的实质。古板地摹似对象,那是“写死”。临摹是复习古人的手法,再好也是人家的。我主张多读画少动手。把精力用在你写生时,为表达感受的骚动不懈地探索,直至有那么点儿意思。

6402.jpg
3、草木鱼虫、流水飞鸟对一个花鸟画家的生命感悟意味着什么?
答:意味着最真实地活着。生活、生命的终极目标是像鸟儿一样自由自在地活着。像流水一样去寻找最舒适的地方。前半生只是为这种活法付出代价;晚年则是享受仅有的那么点儿可能。否则,只有在别人作品中欣赏人家的活法,更惨的是体味没完没了的苦涩。像李煜、宋徽宗,被人抓进笼子……

6403.jpg
4、平时爱读什么书?受哪一句画论或画跋的影响最深刻?
答:爱读有用的书,讨厌絮叨、矫情。
小人习其技,君子通其神。——石谿画跋

5、在您看来,花鸟画写意精神的本质是什么?
答:运用精良的笔墨玩玩比兴。

6、在今天画画对您仍然是必需的吗?今天作画的您与20年前作画的您有哪些差异?
答:20年前画画,实践充满着高境界的追逐。“才能”还是个未知数,大有一试牛刀的冲动。20年后,再画也画不过八大、齐白石、石鲁、林风眠。所以不得已而为之,毕竟自己喜爱这个。


6404.jpg
7、艺术家被制造成“明星”,被社会认为成功,很重要吗?
答:那都是人家的事。明星不明星自己看不清自己。我看石鲁是流星,把天划了个大口子,一瞬即逝,却长存于苍穹。我更愿意像不起眼的小小的恒星。据说,每个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星,哪怕你找不到,或者视力不好看不到。

8、今天推动您艺术创作最大的动力是什么?最大的“敌人”是谁?
答:当我发现了隐藏在形外的意趣之后,我就开足了马力,直至这部破车倒了。
创作的最大敌人是作者的媚骨。甘愿做权势的奴隶;甘愿做金钱的奴隶;甘愿做舆论的奴隶。

6405.jpg
9、如果艺术足以展示您的表达,您最想为什么理由而艺术?
答:我最想为高尚而艺术,我最想为卑微而艺术。因为我自认为高尚往往会被人误认为卑微。而卑微是那样祥和、实在、永远。

10、生活中除了画画以外,还有什么样的爱好?
答:画画就像我身体的某一部分,还能有什么爱好,哪儿痒挠哪儿。挠挠文字,挠挠音乐,挠挠园林,挠挠电子线路,挠挠电脑……

6406.jpg
11、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您愿意回到哪一个时代?生活中最理想的生命状态是什么样的?
答:没有如果。我的选择就是我的命运。大家都这样选择就是这个时代。那是无法控制的。再严酷的时代也有会意的笑声,哪怕最倒霉的人。再辉煌的时代也会有最惨烈的悲剧。或许最风光的人也是这样。我信奉:不争取、不攀比、不后悔。这是我生命的最佳状态。

12、在您的创作理念中,是更致力于笔墨图式的探索,还是意境的表现?
答:在抓住意境时我致力于笔墨图式的探索,在没有想法的时候,我更愿意歇歇胳膊腿。

6407.jpg
13、一般来说,山水画中“气”的表现比较被重视,您是如何看待“气”在花鸟画中的应用的?
答:只要动笔就有气。有大气、小气之分。大气气长,笔笔相随接踵而来。更重要的是笔笔里头有戏。耐人寻味,意蕴深远实乃大气也。

14、当代很多花鸟画家在创作中都借用了西方的形式构成法则,您是如何看待的?
答:中国画中早就有自己的形式构成法则,中国人做学问不去卖弄,怕有小家之嫌。教学生十八描、点法、皴法都是告诉你如何构成,不要把这些拿来冒充创作唔!

15、花鸟画善借物比兴,在表现人格精神方面比山水画、人物更具潜力,请谈谈您的认识。
答:越放松越容易进入境界,越不在意,越大意充盈。黑白的比彩色的好,少的比多的好,无,比有的好,只是每个人表现在作品中大相径庭。

16、在花鸟画中,似乎更能体现“书画同源”的原则,您认为呢?
答:是的,如果你善于运用笔墨,舞起来和书法一样淋漓酣畅。字的结构体现出各种气象,优秀的书法将共性化去掉,丰满了其个性;而拙劣的书法则是看似很有“个性”,实则没有规范美充实其间。好像哑者也在吟唱,有时也在声嘶力竭地疾呼,然而人们不能通过声音知道他要表达些什么,就引不起共鸣。这一点如同花鸟画一样寓意共性于个性之中。书画同源,艺术门类的法则也是同源的。不然《道德经》、《易经》、《孙子兵法》等等理论不会让画家感到如此重要。
回复时间 :(2017-11-03)
未标题-1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