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金岭中国画漫谈【2016.3.15】

王金岭中国画漫谈【2016.3.15】:(2017-11-02)
好的笔墨应该是当它传递了思想的时候你没有感到它的存在,是先有了八大山人的好画,大家才认识了八大那精良的笔墨,不是笔墨产生了好画。学习前人笔墨是为了学习前人怎样处理,概括形象的能力。很像成语出自美文,运用成语去创作,不是用成语代替创作。但是谈风格、谈创新都要通过笔墨来实现。意境和意匠是国画创作的两翼,不可偏废。笔墨是意匠范畴很重要的东西,下些笔墨功夫是必要的。“笔墨精良人生乐事”为什么不去锤炼一下笔墨?这和不要是两个概念。
640.jpg

当然,一提到国画,大家都很关注笔墨问题,都把笔墨当成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来谈,甚至一些人借着这一敏感话题炒作。笔墨的精妙就像中国人说话,语境里很细微的东西,要想技巧游刃有余,非把这把刀磨快不可。实际上笔墨的精良与保守没有必然的联系。
6401.jpg

 "取形曰比,取意曰兴","比兴"在诗词里经常讲到,而画画时用笔墨玩一玩"比兴"似乎许多画人不曾去想。齐白石讲的"妙在似与不似之间"就是要削弱笔墨的八股常法,在似是而非的空间扑捉意中之象。
6402.jpg

"八大山人"画的一只鸟在莲蓬上卧着,莲子若按常规画法造型非常逼真,人们一眼便认出是莲子,这就是"实症",画不到高度的通病。但"八大山人"非常简捷地画了几个似是而非的圈,这几个圈本身不讲究常规运笔的顿挫,可谓精心策划。下面的莲蓬用粗笔——墨,构成这幅画特定的笔墨。因为它不是素描,要讲体积,讲明暗,它完全是一种意象表现。莲蓬可以联想为鸟巢,可以把里面的圈——莲子,想象成鸟蛋。这就是中国画的表达方式,所谓技巧者也。

6403.jpg

仅仅把笔墨附于"形色"表层,不算好的笔墨,是形而下的。中锋用笔不可滥用,齐白石在一幅<兰草>上题了"处处中锋,俗不可耐"就是这个意思,因为那种起承转合的初成在幼教期应该已经过关。抱着处处中锋,一波三折应对创作,当然俗不可耐。

6404.jpg

中国画的笔墨不是一个固定模式。"笔墨"是为构思服务的,"笔墨精良"固然是人生乐事,无病呻吟仍然是可悲的。
回复时间 :(2017-11-02)
未标题-2.jpg